中新網11月4日電 據美國《星島日報》報道,上世紀70年代,亞裔移民潮涌現美國,兩名第一代移民金兌錫、任柏年,一個成長80年代、目標打破亞裔規限,一個家族歷經《排華法》歷史,防止重演70年代前族裔問題主導政策,兩名候選人4日普選對壘,競逐紐約法拉盛州眾議會40選區議席,從教育議題、移民政策及小區發展,整個競選過程,都反映了法拉盛移民兩代價值觀的衝突。
  亞裔人口占50%以上的州眾議院法拉盛選區,將由民主黨籍現任議員金兌錫對上共和黨人任柏年。現年33歲的金兌錫在韓國首爾出生,7歲隨家人移民紐約,父母於法拉盛開設小雜貨店為生,畢業於政治系後加入劉醇逸辦公室、紐約州長帕特森辦公室,是美國平權運動後成長的新一代少數族裔。而62歲的任柏年則來自中國台山,於美國經商的爺爺1900年因《排華法》無法入籍,外公二戰時期曾加入美軍出征,等待十年後任柏年終與家人團聚,是第三代移民、也是第一代移民。
  在金兌錫和任柏年身上,是兩個不同年代移民的縮影。任柏年成長於70年代,小時候幫忙家人開設餐館打工,勤工苦學考入紐約市菁英高中布魯克林科技中學,因耳濡目染,吸收當時大學生反戰、族裔平權的思想,入讀普瑞特藝術學院(Pratt Institute)時期看見非裔、西裔爭取權益,開展其與華人年輕人活躍於唐人街,爭取權益的思想。任柏年形容,當了民主黨人56年,最終選擇2010年轉黨,加入了共和黨。
  比任柏年年輕近一半的金兌錫,以全額獎學金考入著名布朗士Riverdale Country私立高中,畢業於上州漢密爾大學政治哲學系,成長環境中一直是校內少有的亞裔,令他致力打破亞裔的極限,“大學時,我是唯一一個亞裔美式足球員,父親常說我要做一些其他亞裔不做的事,這樣才可向主流社會顯示:我們不僅成績優異,也可在球場上Kick Your Butt。”
  金兌錫原本決定加入金融界,但上班前返回成長地法拉盛度假時,被當時勝出成為首名華裔市議員的劉醇逸留下,成為首批實習生,之後一腳踏進了政府,直至2012年參選州眾議員。相對來說,劉醇逸比金兌錫的政見更傾向進步派,但金兌錫形容,劉醇逸與從小在美國長大的亞裔背景相若,看見劉作為當時市議會51名成員中唯一一個亞裔,比任何人都要努力十倍,甚至在白石鎮一宗華裔被歧視、虐打案中出力,令金兌鍚決心從政。加入議會後,金兌錫認為州眾議會教育委員會是亞裔首要爭取的位置,最終打破了規矩,以一年的年資擠進委員會,“因為我相信教育是不應受政治左右”。
  在今次選戰中,金兌錫及任柏年身邊的支持者、募款紀錄,都不難看出二人代表兩種價值觀的分歧,任柏年競選後援會中50多個名單中,大部分都來自同鄉會、商會等曾參與過抗衛華人利益的第一代移民,而金兌錫則獲劉醇逸、孟昭文及民主黨黨部、工會等建制支持。
  在紐約市特殊高中聯考招生制改革方案一事上,最能反映這項清淅的分歧,金兌錫支持改革,不再以聯考作為單一的收生標準,避免下一代過於專註考試,無法發展真正的才能; 但任柏年憂慮損害現有華人學生的利益,擔心新政策背後引發以族裔分配資源的隱患,變相返回平權時代前的反亞裔浪潮,認為公平考試讓亞裔爬上社會階梯。金兌錫因而在選戰中備受攻擊,但他認為,改革因選舉而政治化,“我們這一代,是美國首次無法比上一代做得更好一代、更能回饋社會的一代,有一些東西遺失了”。
  任柏年表示,進求自由、安居樂業是法拉盛的共同價值,需要確保法拉盛治安良好、具好的教育機會、建立小商企的良好經商環境,但目前開發案眾多,基建、交通跟不上腳步,需要小區更多討論,制定良好的政策。
  對於同樣的問題,金兌錫就認為勤奮是法拉盛人的共同價值,但現時法拉盛正步入關鍵時刻,“以往他人告訴我們什麼是成功,做下一個成功人士,我們努力去達成,但熱情、夢想很重要,不應由其他人去決定和評價你自己,下一代除勤奮外,應找尋自己的目標和方向,變成更成功的一代”。(陳潤芝)  (原標題:紐約亞裔候選人參政 彰顯兩代移民不同價值觀)
創作者介紹

2009

wi83wiyj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